脑洞很大的白鹿

一个沉迷生活的摄影绘画美食狗

当岛田源氏看到gency小说


1.为什么当我醒来我一定会爱上那个救治我的医生,岛田源氏这样想着,爱情不是那么简单发生的化学反应。医生病人的剧本未免太过无聊。
源氏合上书

2.安吉拉的蓝眼睛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我可是岛田家族的二少爷,什么美丽的异国美人没见过?
源氏暗暗放下第二本小说

3.天哪,多愚蠢的人才会认为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和半藏闹崩??
源氏按住了想要拔刀的手

。。。。

一段段的文字看得源氏面色发白,爱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里的文字描述得自己活像一个见色起意精虫上脑的傻蛋。

“不过有一点你们写对了”
“我爱她”
没有理由的
不符合任何猜测的
我陷入了情网

情不知所起
而一往情深

死亡回放的时候看见源氏飞身过来挡子弹,大概想到的就是这句歌词

囚徒天使 第一章

一个忽然的脑洞,如果玩家变成了天使。到了游戏里出不来怎么办?
因为是脑洞,所以大体还没定,看大家投票了

有两种路线,
一种就是其实天使是被植入了身为人的记忆,她以为自己是人但其实她只是一个提高游戏体验的智能npc。发现了真相的天使已经喜欢上了真正的玩家源氏,于是她删除了自己。玩家源氏在现实中约定的地点等着不存在的天使,意外遇到了将来的女友,be

二种是随着在游戏里发现越来越多的有意识玩家。天使发现这是一场实验,目的是将人类的灵魂保存在计算机里从而达到永生。而作为实验对象的宅男宅女们一旦被作为实验对象意识就无法回到现实的身体里。为了拯救天使和人们,源氏开始调查这个事件。最终大家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喜大普奔,he

基础的设定是,游戏里的天使会有自我意识,但是没有感觉
----------------------------------------------------
【队伍】安吉拉:*** 

【队伍】安吉拉:*** 

【队伍】信仰大锤不备胎:怎么又是这个天使 

【队伍】一只老鼠:啥情况啊? 

【队伍】信仰大锤不备胎:这天使妹子总是打些和谐符号,要不是语音 

【队伍】一只老鼠:诶呦,和这还是个黄腔老司机

 


随着系统冰冷的倒计时, 5,4,3,2,1,开始进攻,队友们便投入了战斗中,被永夜笼罩的国王大道下,安吉拉的脸色晦暗不明,很难想象数据堆砌成的模型会有悲伤的表情。 


这是安吉拉被困在守望先锋里的第24个小时了,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女武神的服装贴合着肌肤,手中的治疗杖像是与这具身体心意相通,随着她的意念切换光束。渐渐她抬起头,在街道镜子的倒影中,一位俏丽金发女子身后的羽翼闪耀着阳光般温柔的色彩。


这是她,她是安吉拉。 安吉拉,战地医生,游戏里的治疗者,团队的奶妈,被玩家友善地称为天使。

 

救救我,我不是安吉拉。安吉拉明白她只是一个可怜的玩家,只是打了一个通宵的竞技,爬在笔记本上小憩一会儿,醒过来便发现自己站在直布罗陀的准备室。 她起初以为这只是梦境,欢欢喜喜地跟着队友们走出了进攻方的大门。 一出门敌方法鸡的炮弹擦着她的发丝低空径直砸向后排的安娜,巨大的轰鸣声和爆破气流刺激着安吉拉的听觉,而安娜变成了灵魂。


 瞳孔渐渐放大,安吉拉丧失了一瞬间的思考能力


 【队伍】信仰大锤不备胎:“奶我啊天使!对面法鸡真几把准” 安吉拉颤抖着举起治疗杖,一条黄线牵着大锤的血线。 


我的天哪!安吉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成了游戏里的天使?? 嗖嗖,几发飞镖削了安吉拉的血,她听到有些轻快的脚步声从转角处传来。 


【队伍】安吉拉:“源氏绕后” 


队友76一个转身和打算悄悄绕后收人头的敌方源氏来了一个大眼对小眼,收了源氏的人头。 


【队伍】伟大的士兵:“wow,妹子好听力” 


安吉拉吞了口唾沫,看着被削破的皮肤在自己回复,血条也在缓缓上升。 但是没有痛觉,没有红色的血液,就仿佛自己就是安吉拉,一个游戏人物??


 恍惚之间“天降正义!”敌方法鸡在头顶开大,大锤马上举盾,但安吉拉像是为了印证什么一样,不顾队友的吼叫径直走向了正义的火箭弹中,血条不受控制地下降,“啊~”之后安吉拉变成了灵魂之光,“安吉拉”的尸体躺在地上。 


【队伍】伟大的士兵:“妹子手滑了?要躲好啊” 


这之后的推车,安吉拉属于梦游状态,听着队友的吼叫,恍恍惚惚地牵线加血,麻木地走位。 她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游戏里?


 胜利的大字在眼前划过,玩家们一个个离开,安吉拉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 还有最后一个人,是刚刚的76,他含笑地问“天使双排吗?” 安吉拉想开口求助“我被吸到游戏里来了”,一行********浮现 76看着安吉拉回得奇奇怪怪的话,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比赛 


盯着全黑的世界,红色的倒计时数字


 “距离下一场比赛开始还有10秒”冰冷的女声 


安吉拉忽然觉得有点冷,但她现在已经感受不到冷了。

唯一


才发现我家源从贴心小棉袄变成了占有欲max的霸道总裁。。最后因为忍不了自家天使被搭讪,于是我们分开啦。。
于是来喂大家玻璃渣

-----------------------------

跟着我
奶好我就行了
别理他们,废物
别和那个废物法鸡飞

小姐姐我是我家的
这天使是我的,滚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我就在你身边你,你在奶那个废物

过来,离废物远一点

你和刚刚那个76走啊
就留我一个人哭好了

天使,我很喜欢你
但我不想别人靠近你
所以,我不带你了
这样你就只有我

想把你关起来,把你藏起来,想把你锁在小房间里,不让被人看见你,我的珍宝,为什么要对他们笑,为什么叫要用抚摸过我脸颊的手触摸哪些垃圾,你只要看着我,牵着我的手就够了,我的天使。

想把你的翅膀折断,这样就不会飞走了,给你的脚铐上枷锁,你就不会和别人走了,蒙上你的眼睛,这样你只能注视着我,吻你夺去你的呼吸,就无法念出别人的名字

安琪拉,只爱我,好吗

----------------
前几句是家源常说的话。。
后面描写的是黑化的源的内心吧
如果爱上了天使,不一定是幸运啊
天使爱众生,而你唯爱天使

一直很好奇源氏是怎么看出来那是不厉害的法鸡,不用双飞,于是问了一下。。

他秒回:嫉妒

和家源的截图,非常嫌弃截图水平




迷上了人民的名义的源


邪鬼和魅魔皮肤好配啊

天使:天使就在你身边

半藏:你未免太近了
源氏:这距离很合适

寡妇:噗

-安吉拉医生,唔。。您确定要。。也行。。那么,请简单描述一下您的梦,我可以对您现在的精神状态做一个评估。

-谢谢。我是说,能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心理医生也是很幸运的。我总是梦见一个人,也许,是一个机器人?
哦,就像是漫画里的忍者。他会用飞镖,太刀。嗯,很酷

-哦,这也许很正常,这在青春期的少男女身上。。

-我知道,我的确喜欢看《火影忍者》但我可不是那些中二的少女,我并不认识那个机器忍者!最要命的是,在他看着我的时候,从他目镜的倒影上,我还发现自己长了翅膀,天哪,我简直就像个天使

-wow,那听上去。。

-酷毙了,我一直想做一个白衣天使,这也是我为什么成为了医生,但那可不是什么美梦,我和那个忍者在几个小城市里互相追逐着,被控制着,请原谅我用控制这个词,因为我们的身体并不由我们。嗯。。我是说,您可以不用靠那么近,这使我我些紧张

-。。你的话令我想到一些事儿,请继续,安吉拉

-哦,我是说,他杀了我,一次又一次,有时候是用刀,有时候是飞镖,只有少数的几次,我用自保的手枪打死了他,只有一方的死亡才能换来清醒。我是说,醒过来,结束那些梦魇。

-听上去你很讨厌这些梦

-事实上,我。。大概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很想见他,在这平凡的日常里,苍白的医院病墙包围中,他才像是活着的人,虽然那只是一个梦。然而,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源氏,他的名字

-你在说什么?

-很高兴遇见你,我的安吉拉
这一次,没有人操控我们,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