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很大的白鹿

一个沉迷生活的摄影绘画美食狗

-安吉拉医生,唔。。您确定要。。也行。。那么,请简单描述一下您的梦,我可以对您现在的精神状态做一个评估。

-谢谢。我是说,能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心理医生也是很幸运的。我总是梦见一个人,也许,是一个机器人?
哦,就像是漫画里的忍者。他会用飞镖,太刀。嗯,很酷

-哦,这也许很正常,这在青春期的少男女身上。。

-我知道,我的确喜欢看《火影忍者》但我可不是那些中二的少女,我并不认识那个机器忍者!最要命的是,在他看着我的时候,从他目镜的倒影上,我还发现自己长了翅膀,天哪,我简直就像个天使

-wow,那听上去。。

-酷毙了,我一直想做一个白衣天使,这也是我为什么成为了医生,但那可不是什么美梦,我和那个忍者在几个小城市里互相追逐着,被控制着,请原谅我用控制这个词,因为我们的身体并不由我们。嗯。。我是说,您可以不用靠那么近,这使我我些紧张

-。。你的话令我想到一些事儿,请继续,安吉拉

-哦,我是说,他杀了我,一次又一次,有时候是用刀,有时候是飞镖,只有少数的几次,我用自保的手枪打死了他,只有一方的死亡才能换来清醒。我是说,醒过来,结束那些梦魇。

-听上去你很讨厌这些梦

-事实上,我。。大概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很想见他,在这平凡的日常里,苍白的医院病墙包围中,他才像是活着的人,虽然那只是一个梦。然而,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

-源氏,他的名字

-你在说什么?

-很高兴遇见你,我的安吉拉
这一次,没有人操控我们,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