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很大的白鹿

一个沉迷生活的摄影绘画美食狗

苗疆原著中的激情片段(三)

这个唤作李泽丰的年轻道人问我们是要分开住还是双人间,我和杂毛小道互望了一眼,出于相互照应的目的,挑了双人间,【有很多时候一切尽在不言中】他便带着我们到了一排悬空而立的木屋处,最角落的一间,里面宽敞明亮,桌椅床榻一应俱全,最重要的是风景极好,凭窗而立,整个山谷的景色都尽收眼底。【良辰美景 有意中人在身边想守,也许这是陆左也是萧克明最质朴平淡而不可求的幸福吧】

次日早晨,杂毛小道很早就起来了,望着窗边的一朵小花发愣,我问他干嘛?
他犹豫了一会儿,咽了咽口水,说他想去后山看一个人。
后山?我想了一下他说的地点,很郁闷,那地方住得有人么,鬼还差不多呢
【觉得看着花儿发呆的小道。。口水】

。对于一些偏执的剑客,他那手中的剑,是他最珍爱的小伙伴,整日以身养剑,旁人是碰不得的,不过杂毛小道并不是那种把剑当做是老婆的人,【他把你当老公啊】只是发出了奇怪的笑声,说好,你若想,给你便是。
杂毛小道将雷罚从身后取出来,转过剑尖,将剑柄递给李云起。
在众人的羡慕眼光中,李云起抿了抿嘴唇,略微激动地伸手去拿那泛着暗金色光芒的雷罚,然而他的手刚刚一摸到那红线缠绕的剑柄,便“啊”的一声大叫,飞快地收回手来,瞧着上面一阵焦黄,十分郁闷,问这是咋回事啊?旁人瞧见,哈哈大笑,那个美女道姑程莉说云起,你傻啊,但凡飞剑,上面必有剑灵在身,倘若是旁人摸了,又不熟悉,自然以为是敌人,不刺你刺谁呢?【等等,陆左是内人的意思么】
虽然被众人嘲笑,但是李云起倒也是个好脾气,搓了搓手,说不错,疼虽疼,但是咱也算是摸过飞剑的人了,以后给自家徒弟侃大山的时候,你们可都要给我作证啊?
听到李云起这般一说,那些还在嘲笑他的人也都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是啊,飞剑啊,这东西,都只是在传说中听到过,现实中能够摸一下的,确实也是有值得炫耀的资格了。想到这里,程莉拍了拍杂毛小道的肩膀,说小明,你安抚一下剑灵,让师姐我也摸一摸。
听到还有这办法,旁人也纷纷出言,仿佛这卖相不错的雷罚,是那来中国捞金的苍老师一样,都想摸上一摸,看看是不是跟传说中的一模一样。【这一段与基情有点远,单纯觉得茅山也蛮可爱的】
瞧着这一伙传说中的茅山高人跟参观动物园的游客一般,几乎都没有什么差别,在旁边的我不由得笑了,其实人性是想通的,因为不了解,所以会显得神秘。当然,作为修行者,自然要比普通人在心性上面更加能够收敛,也知道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退出了人群中,凭栏四望,感觉这三茅峰上,雷劈过后,空气果真很好,那游离的阳离子让人心旷神怡。

【以下高能预警!!虐】
我身上的冤屈得雪,而杂毛小道也能够重归山门了,那么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就要分离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中不由得就空落落的,这三年多来,我已经习惯了这个时而疲怠、时而给力的好兄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在无数次生死历险中,我们已经缔结了最深厚的友情,他就仿佛我的家人一般,不离不弃——可是现在,他重归了自己来的地方,我们就要奋力了……
瞧着面前一番热闹的场景,我感觉自己突然有些孤立,这些茅山弟子会认同自己曾经的同门,但是却并不会认同一个来自苗疆这种蛮夷之地的家伙,而且这个家伙还是耸人听闻的养蛊人,所以除了少数知情人之外,其余的茅山弟子对我也仅仅只是礼貌性的客气而已,并没有太多的亲热之意。

【之后来一段甜的,小道亲自帮陆左绑符】
听到大师兄的话语,我才放下心来,与陈兆宏出了洞口,他停住脚步,从身上的包裹中拿出两双纸甲马,递给我们,吩咐说小心点,别弄坏了,然后不再理会我们,自顾自地给自己腿上绑起来。我瞧着手上这些绘制得有那古怪骑马披甲神将的符纸,纸质偏厚,手扯不开,上面有些红色的细线——这玩意我就远远瞧着别人弄过,自己不知道怎么弄。
杂毛小道俯下身来给我绑紧,然后跟我说道:“一会儿你跟在我后面,拉着我的衣袖奔行便是,起程前,你念那《足底生云法》——‘望请六丁六甲神,白云鹤羽飞游神。足底生云快似风,如吾飞行碧空中。吾奉九天玄女令摄!’即可……”

【最后一段看得我浮想联翩。。建议大家可以略过前几段,最后一段肉文气息扑面而来】
到底是传说中那天山神池宫的极品特供,一颗洗髓伐骨金丹进了肚子,好似一团烈火在燃烧,它化作津液在肚中流淌着,仿佛热力的源泉,朝着四周源源不断地散发,我被这热气熏得难受,汗流浃背,一开始还装作颇有风度地走了一会儿,结果没走出竹林子,便跪倒在了泥地里,不住地打饱嗝。
杨知修没事弄这么平易近人一出,求贤若渴的模样让人心中发虚,所以杂毛小道便怀疑这洗髓伐骨金丹中有些蹊跷,故而没有吃,反而是我自恃肚中有那万毒之王的金蚕蛊,浑然不在意,一口吃下,才知什么叫做“虚不受补”,头昏昏沉沉,热意横生,被杂毛小道这个始作俑者笑得自惭形秽,郁闷不已。
杂毛小道笑完,便扶着我在路旁坐下,也不忙着去刘学道那里领任务,先歇着一会儿再说。
我和杂毛小道坐在路边,先前过来招呼我们的青衣小厮背着竹篓从我们身边走过,好奇地看了我们一眼,也不说话,吹着小调儿离开。这家伙倒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儿,自家主人为潜入茅山的高手愁得头发都白了,这厮灰喜鹊的调子却吹得让我想要尿尿——太有律感了!
我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感觉在体内像流窜犯一样四处作乱的热力终于缓缓消失,心中似乎有某种东西蠢蠢欲动,然而最终还是没能够到达那临门的一脚,攀登不上来。

【重要的人】
小妖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艰难地说道:“有是有,不过……很危险的。”
“做吧,她是你萧叔叔的小姑,是对我们都很重要的人,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救她!”我紧紧捏着拳头,对小妖说道。
【双剑合璧】
我之所以笑,倒也是妄想,须知这飞剑之道,在乎剑灵,唯有足够强大的剑灵支撑,飞剑方能够随着主人的心意肆意妄为,也才会有让人惊恐的力量,不然这轻飘飘的一剑飞来,小娃娃都能够接得住;而我的鬼剑倘若是能够将至少茅山长老级别的岷山老母吸收内中,必定能够达到一定的标准,到时候剑灵由虎皮猫大人折磨,剑身符文由杂毛小道加刻,那么雷罚鬼剑双剑合璧之景,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他说得轻巧,但是我知道能够摸到这儿来,定是要吃了一些苦头的。想到这里我苦笑,说你们倒也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摸进这里来,你自己茅山出身,不知道这里有多凶险么?
杂毛小道将垂落额头前的碎发挑上去,笑了笑,说你都进来了,我在外面干等着干嘛?这不,刚刚不就是救了你一命么?——兄弟之间的情谊,说出来便会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杂毛小道也不多言,扭过头来,看到了岷山老母,不由得笑了,毫无芥蒂地拱手说道:“哎呀,小懒阿姨,我自回茅山之后,倒是头一次见到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你过得可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瞧见杂毛小道像亲戚朋友一般招呼,将尘清长老捆在身前的岷山老母勉强挤出了一些笑容,点头说还好,还好,就是……
没待她说完,杂毛小道接着说道:“我听说你老公死翘翘了,儿子又给弄死了,本来还担心你心情不好,不过看到你还有兴趣玩这**的游戏,就知道你已经走出来了,不错,不错——不过就是对象找得不是很好,传功长老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倒是经不住你这般折腾,要是你有兴趣,咱们倒是可以约一个时间单独切磋一下,我在外面漂泊许多年,这些技术倒是学了不少——嘿嘿,大保健,你懂的……”

然而让我难以接受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个有着非主流爆炸头的黑鬼老头儿咳嗽着走了过来,嚷嚷道:“咳咳,刚才是哪个家伙,往我洞府里面扔了一个噬心雷?”
听到老头儿这话,被拍进了草丛中狂吐血的杂毛小道一阵激灵,从杂草堆里面冒出了头来,瞧着那老头儿望去,喜极而泣地大声叫喊:“师父,你出关了?”这一声,我终于确定了这货还真的是陶晋鸿掌门啊?敢情杂毛小道刚才那“划破虚空”,根本就是扯淡,竟然直接将炸弹弄进了老陶窝里去了,弄得人家本来可以体体面面地出场,结果现在这一副苦鬼样,折煞了许多威风。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的心中不由得又惊讶起来——噬心雷的威力那是我们都能够预见的,老陶竟然在这东西的爆炸中存活下来,而这林海迷踪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是什么样的本事?
难道陶晋鸿已经勘破死关,成就了地仙之体?
我这边心思转动,而陶晋鸿则看到了曾经被自己撵出山门去的徒弟,他刚刚出关,心情大畅,朝着杂毛小道挥挥手,说小明吾徒,是你啊,没想到竟然是你过来接我的啊?不错、不错,这一别……呃,有几年了?你现在的修为竟然还不错了啊——对了,还没有说呢,刚才是谁往我的洞府里,扔了个噬心雷?
问着这话儿,陶晋鸿又在咳嗽,我这回看清楚了,他的手上也拄着一根拐杖,这拐杖竟然就是传功长老那头蟠龙残灵所化,既然如此,老陶定然到过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那么如此一来……
听得自家师父再次询问,杂毛小道爬起来,又是愧疚,又是不好意思地挠头说道:“弟子失手,竟然冲撞了师父,实在汗颜……”
“不!”陶晋鸿将手中的拐杖顿了顿,大声说好。
杂毛小道不解,问为何?陶真人这边解释,说他身居洞府中勘破死关,不知多少年载,糊里糊涂,明明修为实力都已经足够,但是陷入了瓶颈,总是冲不破那道坎;而就在刚才,就在那噬心雷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一个真正的生死选择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要么死,要么就勘破死关,成就地仙果位,将这噬心雷给一指湮灭!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