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很大的白鹿

一个沉迷生活的摄影绘画美食狗

囚徒天使 第一章

一个忽然的脑洞,如果玩家变成了天使。到了游戏里出不来怎么办?
因为是脑洞,所以大体还没定,看大家投票了

有两种路线,
一种就是其实天使是被植入了身为人的记忆,她以为自己是人但其实她只是一个提高游戏体验的智能npc。发现了真相的天使已经喜欢上了真正的玩家源氏,于是她删除了自己。玩家源氏在现实中约定的地点等着不存在的天使,意外遇到了将来的女友,be

二种是随着在游戏里发现越来越多的有意识玩家。天使发现这是一场实验,目的是将人类的灵魂保存在计算机里从而达到永生。而作为实验对象的宅男宅女们一旦被作为实验对象意识就无法回到现实的身体里。为了拯救天使和人们,源氏开始调查这个事件。最终大家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喜大普奔,he

基础的设定是,游戏里的天使会有自我意识,但是没有感觉
----------------------------------------------------
【队伍】安吉拉:*** 

【队伍】安吉拉:*** 

【队伍】信仰大锤不备胎:怎么又是这个天使 

【队伍】一只老鼠:啥情况啊? 

【队伍】信仰大锤不备胎:这天使妹子总是打些和谐符号,要不是语音 

【队伍】一只老鼠:诶呦,和这还是个黄腔老司机

 


随着系统冰冷的倒计时, 5,4,3,2,1,开始进攻,队友们便投入了战斗中,被永夜笼罩的国王大道下,安吉拉的脸色晦暗不明,很难想象数据堆砌成的模型会有悲伤的表情。 


这是安吉拉被困在守望先锋里的第24个小时了,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女武神的服装贴合着肌肤,手中的治疗杖像是与这具身体心意相通,随着她的意念切换光束。渐渐她抬起头,在街道镜子的倒影中,一位俏丽金发女子身后的羽翼闪耀着阳光般温柔的色彩。


这是她,她是安吉拉。 安吉拉,战地医生,游戏里的治疗者,团队的奶妈,被玩家友善地称为天使。

 

救救我,我不是安吉拉。安吉拉明白她只是一个可怜的玩家,只是打了一个通宵的竞技,爬在笔记本上小憩一会儿,醒过来便发现自己站在直布罗陀的准备室。 她起初以为这只是梦境,欢欢喜喜地跟着队友们走出了进攻方的大门。 一出门敌方法鸡的炮弹擦着她的发丝低空径直砸向后排的安娜,巨大的轰鸣声和爆破气流刺激着安吉拉的听觉,而安娜变成了灵魂。


 瞳孔渐渐放大,安吉拉丧失了一瞬间的思考能力


 【队伍】信仰大锤不备胎:“奶我啊天使!对面法鸡真几把准” 安吉拉颤抖着举起治疗杖,一条黄线牵着大锤的血线。 


我的天哪!安吉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成了游戏里的天使?? 嗖嗖,几发飞镖削了安吉拉的血,她听到有些轻快的脚步声从转角处传来。 


【队伍】安吉拉:“源氏绕后” 


队友76一个转身和打算悄悄绕后收人头的敌方源氏来了一个大眼对小眼,收了源氏的人头。 


【队伍】伟大的士兵:“wow,妹子好听力” 


安吉拉吞了口唾沫,看着被削破的皮肤在自己回复,血条也在缓缓上升。 但是没有痛觉,没有红色的血液,就仿佛自己就是安吉拉,一个游戏人物??


 恍惚之间“天降正义!”敌方法鸡在头顶开大,大锤马上举盾,但安吉拉像是为了印证什么一样,不顾队友的吼叫径直走向了正义的火箭弹中,血条不受控制地下降,“啊~”之后安吉拉变成了灵魂之光,“安吉拉”的尸体躺在地上。 


【队伍】伟大的士兵:“妹子手滑了?要躲好啊” 


这之后的推车,安吉拉属于梦游状态,听着队友的吼叫,恍恍惚惚地牵线加血,麻木地走位。 她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游戏里?


 胜利的大字在眼前划过,玩家们一个个离开,安吉拉却发现自己无法离开。 还有最后一个人,是刚刚的76,他含笑地问“天使双排吗?” 安吉拉想开口求助“我被吸到游戏里来了”,一行********浮现 76看着安吉拉回得奇奇怪怪的话,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比赛 


盯着全黑的世界,红色的倒计时数字


 “距离下一场比赛开始还有10秒”冰冷的女声 


安吉拉忽然觉得有点冷,但她现在已经感受不到冷了。

评论(2)

热度(14)